利来国际最给利_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博彩_官方唯一授权
service phone

400-123-4567

新闻动态
产品一类| 产品二类| 产品三类| 产品四类|

清洁能源和环保行业投资现状和机会实录(专场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9-05-15

  

  主持人:非常感谢第三场嘉宾的精彩发言,清洁能源和环保是这两年中国乃至世界投资领域都非常关注的话题,下面将进行第四专场清洁能源和环保行业的投资现状和机会。

  我们非常高兴的邀请到青云创投总裁兼CEO叶东先生作为第四专场的主持人。下面我们有请叶东先生和本场的嘉宾。

  叶东:今天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而且特别是有这样一个地点,清科创投也是第一次把会议办到杭州,我想也是第一次有这样一个机会做清洁技术论坛的专场,所以今天所有的话题谈得都是跟清洁技术、节能环保相关的话题。在这样的中国很少有的具有人文精神的城市,在西子湖畔谈论清洁环保是非常适宜一个话题。

  今天这个场子可能有点大,包括我自己在内是7个人,请大家介绍自己公司的情况和自己。

  黄炎:鼎晖创投是专注VC的基金,目前是7亿美元的规模,已经投掉两三亿,过去两年投资了将近20家公司,有两家公司已经上市了。

  姚纳新:聚光科技杭州有限公司,今天早上我在会场站了一下,听蔡市长讲话的时候,他讲到聚光科技,我们是专注于高端分析仪器的,目前是国内高端分析仪器领域最具实力的公司。

  袁文达:我是来自于美国红点创业投资基金,是美国硅谷比较主流的投资公司,目前是四只基金,主要是在TMT和高科技这块,我们大概是在三年以前关注和投资清洁能源及环保这块,我本人05年来国内开展国内的业务,我本人也非常有幸四年以前有机会参与投资了聚光科技,非常高兴这个公司看到四年多来公司有非常好的发展。

  钟晓林:我是凯鹏华盈的,凯鹏在美国是历史很悠久的一个公司,原先在互联网、IT和森林科技方面都有很多战绩的公司,但是在很多年前,我们也是把投资的重点转向清洁能源,最近也有很多活动,原来是在IT上注重早期投资,因为针对环保科技的一些特点,逐步转向晚期的,因为所需要的资金很大。我们投资的重点是转向科技环保。

  华盈是99年就运作的公司,原先是在互联网比较关注,几年前我们慢慢在环保科技上投资。

  周树华:北极光创投,我们的投资主要是科技相关的,当然包括清洁能源跟科技,我们的投资主要是在中国,有部分是在美国,但是主要是投资跟中国相关的企业家,能够做到全世界最好或者说世界级的企业,这是我们一个理想。所以今天非常高兴来到杭州,因为我们对杭州的企业家们一直是非常的羡慕,希望有机会来投资杭州的企业。

  周志雄:也是刚刚开始一个新的基金,叫keytone,我觉得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获益最多是介入了清洁能源领域,今天的话题非常有意思,我在这个领域里有两个投资,所以今天的话题非常有意思,谢谢!

  叶东:谢谢各位对自己公司的介绍。今天的话题,这是清科有史以来第一次开放给清洁技术和环保一个专场,所以我也不知道在座的多少人会从事这样的领域或者对这个领域感兴趣,但是谈到清洁技术和环保,现在变成有点“难言之隐”现在市场的状况已经非常非常火热,甚至火热的有时候变成一个笑话了,弄得有时候非常尴尬,在这样状态之下,清洁技术到底对我们意味着是怎样的领域和市场?当然你从清洁技术的市场来看,从节能减排到今年的绿色奥运,从几年以前,06年1月1号开始实施的“京都议定书”到现在召开的G8的高峰会,所有的话题都是跟环境相关的领域中,从绿色食品到灾后重建,从节能动力机车,从气侯变异到碳减排,清洁技术已经展示了多样性、丰富性和区域的差异性,以及它的一个很难把握一个全貌,所以大家进入这个领域,实际上是从各自比较熟悉的产业来进入,后来大家会发现,清洁技术实际上真的不是一个产业,实际上带给我们用一种更清洁、更清新的概念来做所有的产业。在这样一个观念的引导之下,对风险投资和创业者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机会和挑战?这是大家非常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话题。所以我想请教在座的各位,根据自己企业的自身的情况,看到哪些领域对我们的风险投资更具有吸引力?或者是大家已经从事了哪些领域的投资,跟在座做一个有效的分享。

  黄炎:鼎晖进入这个行业是从太阳能开始的,很早以前就看了这个行业,但是从06年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来还做过一家硅原料的公司,赛维现在也在做目前全球最大的单体硅料厂。对这个产业,实际上讲过去是一个朝阳产业,实际上里面是非常非常多的细分行业,从大的方面来说,太阳能、风能、水、垃圾处理,行业的形态、商业模式相差非常大,但是现在看起来,这里面有个特征,政府的政策方面的支持是非常非常关键的,这个行业它的市场化程度相对比较低,像太阳能,基本上是靠欧美的从税收补贴的角度来推动的一个事情。风能行业相对来说目前看起来是最接近于商业化一个产业,但是因为发电,跟政府比较相关,也是一个非市场化的一个产业

  另外废水、废弃、垃圾处理,这些都是成本中心,某种意义上不愿意干这件事情,也是靠各级政府推动之下来做。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里投的最大的风险因素应该是在政府的政策性是不是能否持续?也是在我们看行业里面分析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另外有一点,过去传统上讲投资三事情,投人、市场和商业模式。我想在清洁技术这个行业里面,另外有一点很重要,除了政府的因素之外,有一个其他门槛,过去在中国做投资,没有任何技术问题,但是这个行业是有相当高的技术门槛,我们在评估项目的时候,非常注重的一个因素。

  姚纳新:我非常同意黄先生说的,关于政府的政策对清洁能源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们现在美国的同事也在看一些,有没有从技术上来解决太阳能发电的成本,能够降到美国电网里面相近的程度,在美国很少或者是没有政府的政策影响,有没有做到这种水平?即使在没有政府政策的影响下,也可以有很好的前景。我们在美国投资了一家太阳能薄膜电池,他们的成本基本上已经做到美国电网峰值0.25一度电,差不多4个美金一瓦的成本,如果能够实现低于电网里的价格,真正的商用就完全变得有可能,而且也不需要依靠政府的资助就能够发展起来的。

  袁文达:刚才叶董讲了,关于清洁科技,现在在国内也开始流行了,在美国已经有一时间了,但是清洁能源真正的定义大家还是要搞清楚。所以我们在内部也做很多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当我们讲清洁能源的时候我们究竟是在讲什么?我不知道真正准确的定义是该怎么定义的?任何以知识为基础的产品或服务,能够以最小的输入和占有最少的不可再生的资源,产生最大的输出,从性能的改善和效能的改善上面,这就是清洁科技。什么不是清洁科技。有人说核能就不是清洁科技,因为说占用的资源太大。从理论上来讲,清洁煤不是太清洁的,我觉得知识对行业的分类很重要的,对我们这些从ITV背景过来的人,更加是挑战,现在KTB在美国做了很多的工作,把一些组合基金很尖端在生物工程里面的技术,这些都是非常尖端的的技术,我们在中国至少感到比较熟悉的领域,还是跟制造或这些半导体有关的,半导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特别是在太阳能、在照明、发热上都跟半导体材料有关的,这是我们非常看好的,还有跟制造技术有关的,这跟传统的IT也很相似,比如说我们在国内投很多像风能、电力、电子这些,类似像互联网的结构看电网,提供一些关键部件,这是我们很熟悉的。

  实际上很多技术早就发明了的,但是现在最主要的东西就是把几十年前在实验室的东西拿出来,应用现代的制造技术,特别是现代的制造技术跟以前是不一样的,现在半导体的技术把以前很大的东西变得很小,产生的机会是非常大的,所以还是很关注清洁科技里面最大的驱动力是成本,但是我觉得成本是最大的驱动因素,主要是原油的价格、各种资源的价格上涨非常快,这两个成本变化的趋势,促使了清洁科技的发展。

  钟晓林:我想补充一点,我觉得大家都说的很好,整个清洁技术、投资各方面。我想说的是实际上真正的清洁技术相关的投资现在才刚刚开始。从我这几年的经验来看,投资有风险,无论对VC和对个人来说,因为整个清洁能源的投资,我相信VC在里面只能是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它跟互联网跟IC发展完全不一样,因为它需要投资量和整个生态系统的支持完全是不一样的。

  这块就要求投资要有选择的去做,包括个人也一样,就像现在在去年、前年大家都知道,生物能源,一堆人在做酒精,现在一堆人在做太阳能,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里面盲目的成分还非常多,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拿到政府的补贴,是否有技术,是否可以持续去做,对VC来说也是一样的,投资什么样的?对我们来说,我们非常关注定位跟技术相关的,有可持续发展的项目。最好是一些可以在全世界能通用的运用,去年我们投了一个凯撒生物,是一个行业的第一位。我们有幸跟产业投资者像DSM,跟其他的VC一起投资可降解,可重复利用的材料,这里的关键点是这个材料,美国有很多的公司,我昨天在商业周刊看到他们的文章,他们说我们现在非常有价值。

  希望我们大家一起研究,有一个科学的,能够把有用的钱做一个科学的配置,也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得到更多的指导,把自己最好的精力和时间用在最有用的地方,这是我的一个建议,谢谢!

  周树华:我想讨论一个问题,其实中国VC发展几年过程中,其实跟美国发展的路子一直都不一样。我想清洁能源也是同样的,过去几年花了很多的时间看美国的同行是怎么投资的?在清洁能源这个领域。包括刚开始介入这个领域的时候,是非常长一个单子,有很多事情可以看,但是到了去年年底已经是一个很短的单子了,实际上我觉得其实路子是不一样的,虽然大家说的名词是一样的,其实整个VC在美国是以投(英文)起家的,但是在中国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而且中国投(英文)这方面机会是相当比较小的,我们应该更重要是看把一些技术应用过来,这是一方面的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其实投资有一个很大的矛盾,首先我们做(英文)这个投资,大家都感觉不错,因为我们在做一个正确的事情,但是其实做一个正确的事情,并不见得是一个盈利的事情,而且有时候是相悖,这个能源肯定比传统能源要贵的,如果是没有政府政策上的影响,这个就不可能成功的。

  比如说你在处理污水的时候,你放的清洁剂越多,你处理的水就越干净,但是跟你的环保是相悖,但是清洁能源涉及到的资金量非常大,涉及到我们照顾的地方就比较多一点,可能你要涉及到有其他方式的资金形式,可能需要有银行的贷款和政府的政策,我们非常重要是要看政府政策的走向,从过去的观察来看,你让政府去补贴一个太阳能的项目是非常难的,但是你让他鼓励一个节能的方式,或者使得效率更好,让政府产生这样一个机制的话,相对是容易的。我们作为VC不光是要投资于清洁能源,更重要也是希望能够影响这个行业的走向,谢谢。

  叶东:谢谢大家对这个分享,因为我们清洁技术这个领域是刚刚开始,所以在讨论的时候,发言上有多方向性,跟我们谈到的市场准备相吻合的,从各位嘉宾的谈话当中,我也谈一两点。

  关于政府补贴的问题,是一个双刃剑,为什么在六七年以前,大家不愿意投环保这个领域,因为环保这个领域没有展现出一个脱离了补贴以后可以像其他的TMT行业可以持续发展一个商业模式,所以在以前就在一个问题上困惑,我们叫一个政策驱动型,实际上那个时候这一点是非常极端的,我们能看到太阳能的企业,包括风能的企业,如果没有政府补贴,这些企业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它的电价除去政府补贴以外,跟污染型的煤、油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现在为什么这个行业变得那么火热?所以前一段时间德国政府降低补贴的时候,太阳能市场的股票就下跌,所以政府的补贴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我们也见到了很多的公司,在政府补贴的背景之下,也有很多成功的企业,但是也有很多的企业每年都拿到政府几十万、几百万的企业,我们也不会投资这些企业,实际上是躺在政府的补贴上做一个运营的模式,这就生发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作为清洁技术、环保类的企业如何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想在座的几位风险投资家也都是从IT这个领域进入到清洁技术领域,包括我自己。所以可能对这两方面的东西都有更多的心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周志雄:影响这个行业的因素,其实很重要的因素还是政府,如果说到能源跟传统能源在成本上是没法比的。否则的话,这个行业是没有办法生存的。所以我们在看这个行业很重要的一条是要看政府政策的走向。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要衡量一下,其实政府对政策的支持,是不同程度的,比如说你让它提供补贴是相对比较难的,尤其是非常大规模的补贴,比如说作为一个运营,需要的补贴是非常大的,如果说你要想让他产生一个模式,换一种方式来支持,比如说税,像政府的另一种形式的补贴,相对比较容易做的、小规模一点的,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我们希望能看到的模式,一方面如果是中国政府也好,各级企业也好,在未来几年内要做大规模投入的,比如像环保、监测设备、处理、脱硫这一方面,这是一个方向。

  另外如果能以某种方式产生一种可持续性的服务,这个是更值得探讨,比如说像BOT某种形式上的服务,政府也不需要出太牵强的政策就可以做到,这个可以看看。

  另外一个是不是有一些某种技术的应用,能够使得充分来加强中国制造业的能力,我们觉得LED也是下一步的样板,这方面非常值得注重。

  周树华:就VC来说,我们肯定不是去买大白菜,我们是精挑细选,培养奥运的种子选手,第二个通过运营逐步去摆脱支持,基本上我投这些企业,有政府补贴,一般是来者不拒,这对企业来说还是非常有帮助的。

  第三个政府补贴是一个持续的还是暂时的,而这个行业是怎样的,当年我们跟叶东也看了很多生物柴油,最后不决定投了,发现政府很难在能源这件事情长期持续补贴到这个企业一直去盈利。第二生物能源和其他能源的相比,这些年看还是非常小,很难有那样的价格。这方面是不可靠的。最近大家会说油价会下降,第二很多的因素会影响到政府补贴,但是即使油价在下降,我们也相信,各国不敢放慢对可替代能源的研究速度,因为石油被用完了是可期待的,而且现在得到知道,在格外的补贴,德国是占到40%左右,这些加起来,剩下没有补贴的国家还有很多,包括中国也一样,未来看这个政府补贴的空间都非常大。

  叶东:补贴这个问题不谈了,现在还是把话题转到在这种状态之下,如果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周树华:还是要讲到政府的作用,这个太重要了。前段时间我跟一个老知识分子聊天,他发出一段感慨,如果说只有才能救中国的话,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地球,说明政府的作用在保护环境和节省资源上的,从政策调控上作用是是非常巨大的。资本主义制度假设是一种过剩的经济,什么东西都非常多,但事实上我们资源是非常紧缺的,地球是有限的,所以政府的作用是非常重的。现在选美国副总统加入我们在环保上的合伙人,也说明我们要比起传统的投资来讲,我们要做更多的工作,对企业家的要求也是一样的,他要有整合资源的能力,能够影响决策者,说明这个的重要性。

  叶东:打断一下,实际上政府的作用,其实我们今天可能没有机会去展开了,其实政府的作用不仅仅是补贴,实际上有比补贴更大的空间,就是政策。比如说节能领域,比如说用EMC的方式去做,根本不需要政府补贴。清洁技术领域里,补贴占有一部分,但是不是全部,甚至三分之一都占不到,大量的领域跟IT一样,都有盈利的能力,只需要国家有政策规定,节能减排的目标,企业就会采用这个模式去做,比如说脱硫的技术的应用,政府在这个方面里,实际上我觉得制定政策重于补贴,这个话题就跳过去了。现在希望引领大家注意,会场当中有一个比较沉默的人,就是姚纳新,是聚光科技的创办人和COD,是他环保检测设备领域里领先的制造商和研发商,他们有非常好的技术。谈到节能减排变得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从去年开始一直到今年,可以担保到明年、后年、大后年,一直到十一五计划的结束,就越变得重要,关于20%能源的节省,10%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的排放量,比十五期间要减低10%,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实际上有很多省都没有完成这个目标,在没有完成这个目标过程当中,还存在一些误差,有些省政府要减排了2%,但是中央政府测算的结果是1.1%,这给大家带来一个更为严肃的问题,就是如何量化你的减排?大家都说在减排,如何量化?我想通过姚纳新,对我们一个市场的解读,大家可能会看得更清楚。

  姚纳新:谢谢叶东。其实刚才各位做风险投资的老大讨论清洁技术的时候,讲了更多是新能源这块,其实清洁技术,刚才黄炎讲到很多细分的领域,总体来说现在分为两大领域,一块是新能源,最热衷是太阳能,第二块是环保,涉及到两个方面,在环保领域我个人接触比较深的,一方面就是在污染物的检测,第二块就是污染物的治理和回收两大领域。

  现在污染的状态是需要被确定的,怎样来确定,我们减排的指标怎么来问题?肯定要有一个量化的东西,就是靠污染物的检测手段,我们聚光科技提供二氧化硫、COD各种检测手段,目前中国政府在这两年,其实去年年初的时候,提到当时火气很大,说十一五的减排目标完不成了,所以整个国家从财政部到当时的环保总局要强制各个地方来安装污染物的最新的检测仪器,因为现在环保排放的指标已经取代了GDP的指标成为官员考核一个硬杠子。

  现在清洁技术这块很热门,包括新能源、环保这块,其实我自己觉得这块刚刚才开始,很多领域,包括在公司内部也跟很多风险投资家讨论的时候,我在说,这个领域现在是朝阳产业,可以预见到,在新能源这块不是特别熟悉,但是我觉得新能源总有一天会走到,新能源成本比传统能源的成本还要低,从现在这个阶段走到那个阶段有太多的路要走,环保领域也是这样的,我们聚光科技代表目前最新一代的技术,西方国家在60、70年代的时候,他们这方面的技术就已经成熟了,现在中国包括后面的印度,新的环保污染物的问题,其实比当时西方的国家更严重。打个简单的比方,浙江省杭州这么漂亮,但是浙江省地表水90%是污染的。所以新一代环保的在线的监控系统就变得非常重要,所有的烟囱排放的、污水排放的,包括后面还有有机物排放,重金属的排放、毒素的排放,非常多被污染的东西要被检测,我们聚光科技推出最新的技术来占领市场,目前我们在全国各地都有用户。

  另外一块,我要讲的是污染物的治理这块。污染物治理这块的手段,目前国家最重视是脱硫和污水,还有垃圾焚烧,但是目前这些污染物治理,风险投资基本上不会去参与的,因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固定的商业模式,也没有非常好的技术,也没有非常激动人心的成长空间,所以风险投资参与比较少。但是这块政府一定要强势,企业也不高兴,怎样在这里治理上面我觉得有很多技术是需要继续被开发的,来取代现有的技术,从脱硫技术、垃圾处理、毒素处理、有机物处理,现在日常生活可能感觉不到,比如说上海或者是技术城市,城市里面还有一些印刷厂在那边,印刷厂原来没有装有机物回收,现在可以回收多少吨的有机物,这些都需要新的技术去回收和处理掉。

  我们聚光科技目前专注于污染物的检测,也做污染物的回收和治理,在现场想创业的企业家,其实在这一方面可以非常好的去关注、发现、开发、跟踪的一些有突破性、创新性的技术,在中国的环保产业上推出一些技术,投入非常少、成本非常低,但确实能够达到非常好的效果。

  作为企业家,我们自己是这么做的,但是我对台上和台下的风险投资家,我也有一个建议,因为目前大家都非常关注很大宗的新能源的项目,但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我刚刚讲到一些在环保污染物治理回收一些新的技术方面风险投资家要给予一定的关注,在这个过程中,我想企业家能够坚持去做,但是很多风险投资者很鼎立去支持这个行为,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看到非常新的技术在取代目前成本非常高昂,但是不得不去采用的这些技术。

  叶东:其实姚纳新给我们分享了他的体会,我很简单来比喻一下,如果环保部门是警察的话,你们就是警察手里面的酒精检测仪。

  钟晓林:我觉得东西是以后的决策者必须要有数据,这是基础设施,是一个网络,是无处不在的智能的传感器,以后可以加上卫星,我们只有把这些所有的技术上的进步,应用到环保上,才能真正解决污染的问题。

  叶东:在投资非常热潮的状态之下,大家分享了很多市场的热点,各个方面从国外环境,从石油价格,从气侯变异,从环境恶化,各方面的情况都给我们这个产业带来了很多商业契机,当然也存在一些情况,比如说我今天在飞机上看到一个小道消息,说钢管舞在法国流行,所以钢管脱销,所以说清洁技术变得很热,清洁技术的企业会不会脱销?所以在这种竞争性的环境之下,刚才也从姚纳新的话题当中也提到了一些,如果把清洁技术比作一个轨道,大家找到了一个轨道,但是未必知道方向在哪里,也有可能做反方向,但都在一个轨道里,我想请教黄炎,在这种热浪当中,我们如何冷静对待这个产业?

  黄炎:我上次在另外一个论坛上给互联网泼了一盆冷水,被很多人骂了,今天可能还要泼一盆冷水。确实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清洁技术这么热?本身这个行业的特性能否支持这样一个有一点泡沫式的发展,我想从几个角度,这个事情首先你看股票市场,这个行业应该是一个传统行业,清洁技术这几年大家把一堆东西方在一起,盖了一个帽子就叫清洁技术,但是你回购看看,比如说西门子,实际上在做就是这个事情,他们在资本市场就是一个传统的公司,现在戴了一个光环,PE值就往上走,因为生意的模式不像互联网的情况,很关键是一个B2的市场,非常的艰苦,要跟不同行业去做,你的客户都是大企业,历史上中国的节能减排,现在提到非常高的一个位置,但是过去一直在做的,每个省都有一个小组之类的,都在做这些事情。我今天呼吁大家这个方面我们大家都要关注。但是从投资家跟企业家心态都相对能够冷静一点,不要把它弄上光环,这对大家都有好处,企业是一步步做出来,投资是慢慢做才可以赚钱的,如果有一波上去,回头没赚钱,大家都没办法做生意。

  提问:我是来自上海康复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我们公司是利用全世界工人的臭氧技术来处理空气和水。其实刚才嘉宾们谈到很多的问题,离开了政府补贴,这个行业投资也有风险,企业也有风险,我表示认同。是什么原因?首先觉得关键在于中国目前的环境产业两个不成熟,基本上绝大部分环境企业自身没有核心技术,包括我们企业在内,没有核心技术,就没有竞争力。关键环境本身的政策还处在摇摆期,企业要搞环境保护要投入钱,如果要企业买单就不愿意了,这样市场不成熟,导致技术本身不成熟,使得投资者的风险比较大,企业经营者的风险也比较大。

  但是我们也看到,今天环境问题这么突出,包括人员的问题,排放的问题,还有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水处理的问题,因为最近水处理方面,在座的投资高手怎么看待水处理的投资机会?

  姚纳新:聚光科技里面的技术含量也很高,当时做的时候,这个产品和技术,不光在国内领先,在全世界也是非常领先的技术,还是有很多核心技术在里面,我们开始做的时候,是在工业过程控制里面的监测,通过这几年的积累,他们的技术的本身更加完善了,一年多以前,国家在提倡环境监测、环保,他们很容易就切入到这个行业,很容易在原有的工业过程产品基础上面,又加了环境监测,使得企业有了更好的发展。

  叶东:我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基本上来讲我们看待这个市场分成两块,一个是水处理厂,作为基础设施这个领域里,对风险投资并不具备很大的吸引力,第一个回报周期很长,第二个盈利比较低,但是如果能够整合成一个大型的水处理的集团公司,控有多个网站的水处理厂,这样可以把各个小的盈利带到上游的公司当中,这是一种投资模式。

  另外一个我们看到水处理,大部分是跟水的处理相关的,这种领域里,实际上国内已经非常蓬勃的发展,实际上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光水市场本身就需要很多投资的领域。

  

  提问:我们是一个企业风投,我们投材料科学和生命技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是被很多不同的驱动力来驱动,最终让我们的生活、生产变得更加有效率,更加美好。

  我们非常关注一点,假设在传统的制造业当中,因为工艺技术的革命性的突破,最终体现在技术的角度看,还是一个传统产业,因为有了一个突破性的技术,对于整个生产效率革命性的提高,从纯粹的资本市场角度上去看,是定位是清洁技术还是一个传统的制造业?

  回答:现在基本上回归了,大家会有一个,我觉得资本市场怎么看是不重要的,重要是你在这个中间能否做到,包括我们的凯撒,比如一个企业今年要不要上市,就看你以什么心态去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

  另外一个整个资本市场对整个,现在我们清洁能源的投资也是在一个适应期,大家对整个资本市场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包括多晶硅的看法都是不一样,水市场都是有冲突的,大家知道淡水怎么替代?是没法替代的。你要分析你今天是不是对的,如果你真是在水的上面有核心技术,我非常恭喜你,就不展开说了。

  叶东:由于时间关系,不知道下面还有没有问题,如果有的话,大家在会后分别和各位嘉宾沟通,不管你了解还是不了解,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其实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实际上从一个以IT为主导性的投资领域,变成一个多样化,更清洁化的投资领域,从一个美国为中心的资本的状态,转到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资本投资状态,最大一个促进的因素就是环境发生了改变,资源发生了改变,所以我鼓励大家也建议大家,在未来的时候,更关注清洁技术,关注清洁技术的创业,这里面有无限的发展空间,在未来的30年到50年,大家现在都已经谈到2050年世界气侯的变化的问题,实际上跟我们现在所从事的领域、所关注的领域都是息息相关的,也谢谢大家对今天论坛的关心,我想清科创投会在后续的会议当中会更进一步的展开更多方面的讨论,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本场嘉宾,下面是30分钟的茶歇,请大家稍事休息,稍候回来!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座机:400-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版权所有: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    技术支持:织梦58    ICP备案编号: